CHS
  • CHS
  • ENG

国泰君安董事长杨德红:让资本市场与优秀企业相互成就

来源:国泰君安 2015-11-27 09:50:00打印

      “注册制的核心就是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相信市场能做出最好的选择。而市场做出的最好选择就是找出最优秀的企业,资本市场与优秀企业相互成就,中国资本市场将迎来健康良性发展的新格局。”国泰君安董事长杨德红认为。


国泰君安董事长 杨德红


      近日,国泰君安董事长杨德红、总裁王松接受了上海证券报记者的专访,对科创板推出后证券业的竞争格局将如何演变、设立科创板对资本市场带来的变革等问题进行了深度阐释。

      国泰君安总裁王松认为,随着资本市场整体改革的推进,未来证券公司将从传统中介金融服务商向集产业研究定价、销售交易、投融资等于一体的现代综合金融服务商的转型升级。


      谈宏观政策:

      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   优化中国资本市场基础功能建设

      国泰君安董事长杨德红:“二十多年前建立交易所,意味着中国有没有资本市场;这一次试点注册制意味着中国资本市场走上长期健康的发展之路。”

      股市充满不确定性,而有关资本市场的发展却蓝图清晰。

      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资本市场在金融运行中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要通过深化改革,打造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要改革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稳定发展。改革完善金融支持机制,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

      杨德红表示,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及政府工作报告内容看,我国资本市场在整个金融体系中的战略定位被显著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有利于促进资本市场、证券行业更全面更深入地发挥各自应有的功能。

      政策出台源于实体经济转型的内在需要。目前,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中国经济面临着从低端制造迈向高端制造,从传统产业向新兴产业转型的压力。

      然而,以银行贷款为主体的间接融资体系相对偏好重资产的传统产业,不适应创新转型产业技术创新快、不确定性较高、轻资产等特性,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我国新兴经济和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

      海外发展可为鉴。美国从重工业向新经济成功转型的背后,是强大的资本市场。上世纪90年代美国股权融资快速发展,随着股权融资规模占比从35%上升到63%,全社会直接融资的比重也从53%提高到77%,服务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则从70%提升至79%。

    “美国的发展历程表明,对风险有较好定价能力和吸收能力的资本市场及投资银行,更有能力同时满足新经济企业融资需求和投资者投资需求。”

       杨德红表示,中国资本市场未来也将成为推动中国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的新引擎。其中,设立科创板、试点注册制是运用市场化机制推动国家创新转型的关键,是中国资本市场迈向新战略定位的决定性制度安排,是推动优化完善资本市场基础性功能建设的重要契机。

      科创板将打造中国资本市场融资新高地。在杨德红看来,科创板通过一系列上市制度创新,为发展前景良好的中国科创型企业提供了融资平台,将有力地促进新经济和新技术的创新型企业的发展。

      试点注册制为中国资本市场“补短板”。“注册制的核心是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相信市场能做出最好的选择。”杨德红表示,虽然一开始各方会不太熟悉,可能会有探索和磨合的过程,但只要给予足够的关心和包容,相信市场能作出最好的选择。市场作出的最好选择就是能不能突出最优秀的企业,资本市场与伟大企业之间若能相互成就,这就意味着中国的资本市场将迎来一个健康良性发展的新格局。

      杨德红表示,注册制的落地还将有利于提升资本市场的长期可预期性,加速中国长期投资资本的形成,推动我国资本市场实现长期健康平稳有序发展。


      谈行业发展:

      券商向现代综合金融服务商转型升级

      国泰君安总裁王松:“随着资本市场整体改革的推进,未来证券公司将从传统中介金融服务商向集产业研究定价、销售交易、投融资等于一体的现代综合金融服务商的转型升级。”

      变以求进,以进求胜。

      当前,证券业离“服务中国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的外在要求和“在资本市场发挥枢纽功能”的内生动力仍有较大距离。

      一组数据或能窥见中国证券业当下的困境。

      截至去年底,全行业131家证券公司总资产为6.26万亿元,当期实现净利润666.2亿元,与高盛一家外资投行的同期盈利基本相当,可见中国证券行业体量偏小的问题较为突出。

      券商自身的业务能力也不够过硬。当前证券公司总体专业服务水平不高,创新能力不足,销售交易功能不强,研究实力平平。

      由于“体量”和“能力”两方面的不足,作为金融服务主要提供者的证券公司很难有效发挥自身功能,也无法满足企业、社会发展中的投资融资、资产定价等需求。券业翘首企盼制度变革。

      王松认为,推出科创板、试点注册制将使得券商投行业务乃至整个行业的业务模式出现重大变化。

      “在注册制的市场化发行机制下,产业研究定价、销售交易功能将成为开展投行业务的必备能力;同时,投行业务的拉动效应、投行业务资本化趋势将越发明显。”

      王松举例解释道,上市条件更具包容性将给投行带来增量业务;要求保荐机构参与战略配售将给投资板块带来业务机会;与发行人单独签署持续督导协议有助于增加客户粘性和业务二次开发等。

      生于斯,反哺之,必盛于斯。

      科创板对中国资本市场而言,不仅仅是一个新设板块。科创板是中国资本市场改革的试验田。科创板的试点将被总结为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以增量改革带动存量市场,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

      “随着资本市场整体改革的推进,未来证券公司将从传统中介金融服务商向集产业研究定价、销售交易、投融资等于一体的现代综合金融服务商的转型升级。” 王松在展望券业未来时如是说。

      券商之间的角力已经开始,未来将会在哪些领域竞技?王松预计,机构业务、财富管理、买方业务以及金融科技将成为未来券商创新发展的角力台。

      随着养老金等机构资金持续入市及外资的不断涌入,A股投资者加速机构化。

      “国泰君安将不断加强内部专业能力的资源整合和输出,为机构投资者提供包括风险管理、量化策略交易、跨境资产配置等在内的多种综合金融服务解决方案。” 王松表示,国泰君安会牢牢把握A股投资者机构化的发展契机做大做强自身实力。

      “得经纪业务者得天下”是券商曾经的共识,但在交易佣金逐渐趋向于零的大背景下,经纪业务只有转型财富管理才可能涅槃重生。王松认为,向财富管理转型成功与否的关键,在于能否站在客户的角度,以客户为中心,通过资产配置、产品组合等方式,帮助客户实现资产的增值和保值。

     大买方业务有望成为券商盈利的重要增长极。

      在王松看来,一方面,证券公司要把握科创板带来的行业资本化趋势,积极把握新经济企业成长培育全链条、全周期中的重要投资机遇,不断改善大类资产的配置布局。

      另一方面,也要加快构建完善买方与卖方业务的内在联动机制,形成买方与卖方业务相互促进的良性循环发展。

      金融科技是推动行业创新的动力源。王松表示,在科技的推动下,所有行业的发展都在经历数字化、智能化变革,证券行业也不例外。未来,券商要利用金融科技建立领先的数据整合和治理能力,打造具备人工智能的金融科技平台,为各业务板块的核心竞争力持续赋能。


     谈“内外”竞争:

     外资在三大领域优势突出

      国泰君安董事长杨德红:“‘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这样,国内证券公司就很有可能在未来的竞争中胜出。”

      随着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力度进一步加大,外资投行竞相加快在中国市场的布局。

      去年4月底,中国证监会对外正式发布了《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管理办法》。办法刚一落地,瑞银、野村、摩根大通等国际顶尖投行纷纷宣布设立外资控股的证券公司以抢滩内地市场。

      国际投行“兵临城下”,内地券商应如何迎战,行业竞争格局将如何演变?

      杨德红认为,未来国内证券行业的竞争压力将进一步加剧。与国际一流投行相比,我国证券公司在全球业务布局以及产品和服务的深度、广度上还存在较大的差距,尤其体现在高端富裕居民和企业机构的跨境投资和资产配置服务,以及为机构客户提供全球投融资、资产配置服务等三方面。

      相比于内地券商在财富管理上的刚起步,外资投行在此领域已深耕厚植多年。

      “高净值人群有两大显著特点,一是注重全球资产配置,风险隔离、股权重构;二是注重财富传承和产业接班升级。”杨德红认为,外资投行财富管理凭借其全球业务布局和客户服务经验,在提供全球资产配置方案、多元化投资工具、家族传承等定制化财富管理服务等方面更具优势。

      外资投行在面向企业客户的跨境投融资并购上优势显著。

      在杨德红看来,尽管中资券商在港承销规模和份额近年来快速提升,但是在服务代表新经济发展趋势的重点企业上,外资投行在品牌实力、多产品服务及全球分销能力等方面仍处于领先地位,比如小米赴港上市的主承销商是摩根士丹利等几家外资投行。

      机构投资者服务方面,外资投行同样胜出。

      以衍生品为例,国内衍生品市场发展较晚、种类较少、规模较小。境外市场衍生品业务规模庞大,外资投行业务模式成熟,在定价能力、风控能力等方面均具备明显优势。杨德红表示,外资投行通过嵌入衍生品,并从风险管理、套期保值等多角度出发所设计的金融产品更能满足机构投资人的需求。

     当然,外资机构进驻中国市场时也并非无往不利。

      外资机构的本土化也是机遇与挑战并存,外资对国内客户的了解熟悉、渠道布局等也需要时间。

      “国内证券公司要充分利用宝贵的时间窗口,潜心致力于巩固和发挥本土领先优势,锻造核心竞争力,实实在在地为客户提供专业、精心、全面的高水平综合金融服务。”杨德红表示,“‘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这样,国内证券公司就很有可能在未来的竞争中胜出。”


      谈公司新战略:

      本土全面领先、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综合金融服务商

      国泰君安总裁王松:“国泰君安将围绕‘以客户为中心,打造卓越核心能力’的策略主线,全面发挥零售客户服务和企业机构客户服务两大战略体系的集群效能,实现财富管理、买方生态、国际化三大战略引擎对公司业务的强力拉动,推进投行、大资管、交易和信用四类业务转型升级,强化合规风险管理、科技、研究、人力资源、资产负债管理五大战略支柱,全方位地打造卓越的集团核心能力。”

      把中国资本市场的蓝图变为现实,是一场新的长征。

      为此,国泰君安制定了新三年战略规划,培养核心业务能力,全力备战科创板,服务科技创新企业,践行“金融报国”的理念。

      今年3月份,国泰君安董事会通过了《2019-2021年战略发展规划纲要》。在新的三年战略规划中,国泰君安提出了“按更高标准、更深内涵继续打造‘本土全面领先、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综合金融服务商’”战略目标。

      王松表示,为实现新三年战略规划,公司将围绕“以客户为中心,打造卓越核心能力”的策略主线,全面发挥零售客户服务和企业机构客户服务两大战略体系的集群效能,实现财富管理、买方生态、国际化三大战略引擎对公司业务的强力拉动,推进投行、大资管、交易和信用四类业务转型升级,强化合规风险管理、科技、研究、人力资源、资产负债管理五大战略支柱,全方位地打造卓越的集团核心能力。

      设立科创板让国泰君安的投行业务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在上交所首批受理的9家企业中,由国泰君安证券保荐的晶晨半导体公司拿到了珍贵的001号受理通知书。截至5月15日,上交所共受理了106家科创板拟上市企业,国泰君安以保荐7家拟上市企业进入行业第一梯队。

      投资类业务也在全线铺开。

      目前,国泰君安创投子公司、另类投资子公司、交易投资等投资类业务单元正在积极推动上海科创母基金、公司母基金等平台的投资项目落地,并通过上述优质重点产业项目投资,为科创板企业提供从VC、PE等前期投资到募资、上市、财务顾问等一条龙综合金融服务。

      零售、机构及分支机构等前台业务厉兵秣马,持续开发合格投资者资源。

      今年3月初,国泰君安率先实现科创板线上预约功能,并在业内开通首批科创板个人账户及机构账户。截至5月15日,国泰君安已为近14万名合格投资者开通科创板权限。

      作为“上海服务”的证券业品牌代表,国泰君安证券还将发挥“头雁效应”,加大力度支持和服务上海科创中心建设。

      王松表示,公司会持续推进买方生态建设,统筹深耕科创相关重点产业,加快推动优质资产布局,并与卖方业务高效联动、有序对接,形成互相辅助、互相促进的良好生态。公司还将前瞻性布局科创板,全力推进上海本地科创企业金融服务一体化工作。




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