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S
  • CHS
  • ENG

早期教育行业基本情况

来源:国泰君安 2015-11-27 09:50:00打印

作者:刘凯

早教行业被誉为“永远的朝阳行业”。据权威统计,教育产业在中国连续三年被评为十大丰厚利润行业之一,且紧随房地产之后,位居第二。而早期教育产业是教育产业当中最具潜力的组成部分,尚来完全开发。早期教育起源于欧美,我国早教行业起步较晚,但发展很快。我国早教行业正式起步于上世纪90年代,1998年,第一个早教中心在北京成立,之后我国早教行业发展呈现井喷之势,截止2002年,仅北京市就有早教机构100多家,但进入2003年后,因早教行业处于完全竞争环境,企业生存压力加大,新进企业数量减少,行业整体发展迅速,但市场表现混乱,2010年以来,80后父母对早教重视度越来越高,促使早教行业发展更为规范化,大企业全方位发展,小企业逐步被淘汰。

一、行业市场特征

(一)市场规模大,但较为分散

根据我国第五次人口普查发布的统计公报,我国内地0-3岁的婴幼儿共计7000万,其中城市婴儿数量为2000万。巨大的婴幼儿市场,孕育了巨大的早教商机。“此前,一份城市儿童早教消费的调查数据显示:收入在1500元以上的家庭,孩子月消费额为552元;月收入达到5000元以上的家庭,孩子月消费额为1165元。如果每个孩子月消费额的30%用于教育消费,最低的消费则为每月150元。以此推算,国内城市早教机构培训费市场有200多亿元的规模。”天天早教网创始人王晓丰曾对记者算过这么一笔账。虽然我国早教市场规模庞大,但市场却较为分散。早教机构地域性较强,服务半径小,家长在选择早教机构时通常最先考虑的是距离因素,而在由于早教服务的接受者是幼儿,他们年龄小,参加早教与否以及参加何种早教班完全由父母决定,因此造成早教市场倍分割成一个个小块的地域市场。

(二)行业缺乏专业、系统、科学的早期教育课程设置

早期教育的特殊性要求必须有强大的科研力量作后盾,才能编写出科学合理的早教课程教案。我国目前尚未编制专门、系统的早教教材,而目前大多数早教机构没有专业的研究人员,且人员素质较低,自己又无力编制课程教案,只能是从并不系统的书本上照搬一些教案,或者模仿已有早教机构的教学模式,至于这种教案和模式是否科学有效,早教机构并不十分了解,使早教的成效大打折扣。

(三)行业资源利用率低

我国早期教育多以亲子活动的形式进行,需要父母的参与。但是,由于大部分父母需要工作,只有休息日才有机会参与,致使早教机构的大量资源在平时闲置浪费。同时,孩子的年龄特点又决定了其接受服务的不连续性,诸如疾病传播、气候异常等不确定因素,均会造成许多早教机构会员多,而有效消费不足,致使早教机构教师、教室等资源无法得到充分利用。

二、行业发展现状

(一)行业发展迅速,但品牌集中度低

随着国民整体文化素质的提高,以及国外教育理论在国内的传播,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早期教育,早教机构数量日益攀升。据不完全统计,仅北京就有大大小小的早教机构数百家,尤其在一些大型高档社区,分布密度非常高,竞争激烈。但同时国内早教机构品牌纷杂,品牌集中度不高,且大部分早教机构规模较小,能够打入消费者心智的第一品牌尚未形成。

而随着我国经济的不断发展,居民可支配收入也不断增加,越来越多的父母开始重视早教机构的品牌和声誉。我国现在处于“80后”的生育高峰。“80后”是我国第一代完全成长在改革开放的一代,他们从小便承受着激烈的竞争,被卷入知识经济的洪流中,小时候的生活条件相对充裕(与其父母那一代相比)。因此它们具有与自己父母那一辈人不同的金钱观、教育观,对于孩子的教育更是毫不含糊,不惜下“血本”。他们中的大部分从小便有较强的品牌意识,在某种程度上他们认为品牌和质量是直接挂钩的,好的品牌就意味着友好的产品和服务。因此对于早教更不例外,孩子接受早教的质量好坏在一定程度上对孩子的思维、能力等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80后”的家长们会更加注重早教企业的品牌,品牌的好坏是他们为孩子做出选择的重要依据。

(二)市场不规范,缺乏有效的行业监管

我国早期教育市场大,而门槛较低。我国没有将早期教育培训机构纳入到教育监管体系中,早教机构一般以企业咨询或文化学校的名义在工商部门注册,不需要到教育部门备案,教育部门无法对其教学内容进行监管,而工商部门只能监管其经营活动。因此早教机构是否具有相应的资质、教育内容能否达到要求以及保育环境是否安全等,都缺乏有效的监督管理。由于缺乏有效地行业监管,很多早教机构虚假宣传,运用夸大其词的宣传词语,这些更加造成了早教市场的混乱局面。

此外,早教机构的学费价格缺少统一的标准,课程收费标准完全由市场来调控,造成了许多早教机构收费昂贵,动辄上千元,更有甚者,达到了万元以上的标准,使早教的学费超过了幼儿园甚至是大学的学费,这不但造成了市场价格的混乱秩序,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而且昂贵的收费令家长望而却步的情况会一定程度上阻碍早教行业在我国的发展。

(三)从业人员素质低,专业人才匮乏。

早教行业具有很强的专业性,而我国却没有专门的学校和专业培养早教师资,目前从事早教工作的教师大多数是从幼教行业经过短期培训改行而来,人才缺口非常大,而且现有从业人员也普遍素质不高,难以满足早教工作要求和市场需求。加之早教企业规模较小,工资普遍偏低,人员流动率非常高。

三、行业的竞争情况

随着我国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对婴幼儿早期教育的关注程度也在逐步提高,家长在为幼儿选择早期教育机构时越来越注重早教机构的品牌影响力和教育质量。而我国早期教育培训行业发展历史较短,目前地区区域性强,规模集中度较低,多数企业专注于某一两个地区市场,未形成一方独大的垄断局面,新进企业市场成长机会较大。行业内有代表性的公司有以下两个:

(1)北京爱乐祺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本1000万元,是一家专为0-6岁的婴幼儿提供早期教育培训服务的企业。爱乐祺于2015年3月成功挂牌新三板,成为本土早教第一股。公司业务涵盖了早期教育课程原创研发设计、推广销售、培训服务等较为全面的业务链条,可为客户提供科学、全面、系统的早期教育培训服务。2014年爱乐祺营业收入为1230万元,同比增长43%。

(2)武汉维特科思教育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注册资本1397.8495万元,是一家为婴幼儿提供早期教育培训服务的企业。结合婴幼儿生理与心理特点和母婴群体服务特点,维特科思开发了包含基础课程和特色课程的课程体系。课程采用月龄分阶段的方法,每个阶段都根据宝宝的生理及心理发育特点分设不同的适合宝宝的课程。维特科思坚持采用直营的发展模式,通过直营店来扩大业务规模,从而为客户提供高质量的规范的早期教育培训服务。维特科思2014年营业收入1120万元,较2013年有很大幅度的增长。

四、行业的主要政策

  虽然我国早期教育培训行业监管较为混乱,但是随着社会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婴幼儿早期教育的关注程度也在逐步提高。为了加强早期教育机构的监督管理,为婴幼儿提供一个安全、健康的生长环境,国务院和地方政府出台了一些规范早期教育机构的运营和发展的政策。

(一)《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

规划提出基本普及学前教育。学前教育对幼儿习惯养成、智力开发和身心健康具有重要意义。遵循幼儿身心发展规律,坚持科学的保教方法,保障幼儿快乐健康成长。积极发展学前教育,到2020年,全面普及学前一年教育,基本普及学前两年教育,有条件的地区普及学前三年教育。重视0-3岁婴幼儿教育。教育行政部门加强对学前教育的宏观指导和管理,相关部门履行各自职责,充分调动各方面力量发展学前教育。

(二)《国务院关于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若干意见》

意见指出发展学前教育,必须坚持公益性和普惠性,努力构建覆盖城乡、布局合理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保障适龄儿童接受基本的、有质量的学前教育;必须坚持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公办民办并举,落实各级政府责任,充分调动各方面积极性;必须坚持改革创新,着力破除制约学前教育科学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必须坚持因地制宜,从实际出发,为幼儿和家长提供方便就近、灵活多样、多种层次的学前教育服务;必须坚持科学育儿,遵循幼儿身心发展规律,促进幼儿健康快乐成长。

各级政府要充分认识发展学前教育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将大力发展学前教育作为贯彻落实教育规划纲要的突破口,作为推动教育事业科学发展的重要任务,作为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重大民生工程,纳入政府工作重要议事日程,切实抓紧抓好。

(三)《北京市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

纲要提出大力发展学前教育,全面提升学前教育的供给能力,为适龄幼儿提供充足的入园机会。实施学前教育保障项目。构建覆盖0至6岁幼儿的学前教育体系。加大政府对学前教育的投入,大力发展公办幼儿园,积极扶持民办幼儿园,形成政府主导、公办民办并举的学前教育服务体系。加强学前教育管理。建立学前教育质量管理体系与标准,核定学前教育机构收费标准,规范收费行为。加大对自办园 的监管力度。实施保教人员资格准入制度,加强保教人员岗位培训,提高保教水平。开展对学前教育机构的督导工作。

(四)《国家教育事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

规划提出要明确政府职责,完善学前教育体制机制,构建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探索政府举办和鼓励社会力量办园的措施和制度,多种形式扩大学前教育资源。改革农村学前教育投入和管理体制,探索贫困地区发展学前教育途径,改进民族地区学前双语教育模式。加强幼儿教师培养培训。

2015年10月底,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决定将实施全面放开二胎的生育政策,因此可以预计未来3-5年,我国婴幼儿数量将会大幅增加,这将会给我国早期教育培训行业带来一个新的发展机遇,相信我国早期教育培训行业的“明天”会更好!


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