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S
  • CHS
  • ENG

坚定中国经济改革转型前景光明的信心

来源:国泰君安 2015-11-27 09:50:00打印

    中国此轮经济下行主要是结构性和体制性的,而非外部性和周期性的。政策应对应主要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而非需求侧总量刺激。2015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并强调“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任务。今年3月“两会”前后将对供给侧改革任务进行具体布置。随着供给侧改革破冰攻坚,各界对中国经济前景将更有信心。

一、近年来我国经济面临的问题、讨论与政策应对

    经济分为供求,需求主要是指消费、投资、出口和库存,供给主要指资本、劳动、技术和制度。经济问题分为需求问题和供给问题,如果经济下行主要是需求侧总量问题,则应该采取财政货币等需求管理工具刺激总需求;如果经济下行主要是供给侧结构问题,则应该通过改革破旧立新。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相对应的是“需求侧总量刺激”。

    1、中国此轮经济下行主要是结构性和体制性的,而非外部性和周期性的。近年来,关于此轮经济下行的原因及其政策应对在宏观经济研究领域产生了广泛的讨论,大致分化为两种认识:第一种观点认为经济下行是外部性和周期性的,出路在于刺激;第二种观点认为经济下行是结构性和体制性减速,出路在于改革。
​    第一种观点认为,此轮经济下行的主要原因是金融危机以来的全球经济衰退,以及国内周期性调整所致。如果未来全球经济复苏,国内周期性出清调整结束,中国经济将周期性复苏且还能重回8%-10%高增长轨道。持外部性和周期性论者认为,当前中国经济增长平台和动力结构没有发生变化,只是由于2002-2007年高速增长堆积了大量低效产能、全球经济危机、等原因,导致了产能过剩和金融过度杠杆,随后的去产能和去杠杆行为引发了经济减速。但是,2013年以来世界经济持续缓慢复苏,美国步入稳固复苏轨道并于2015年12月首次加息,欧日经济也筑底改善,但中国经济增速继续放缓 。

    第二种观点认为,此轮经济下行的主要原因是支撑原先高增长的动力结构发生变化,导致经济潜在增长率下降。2003、2008年刘易斯第一、二个拐点先后出现,2012年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开始出现净减少,劳动力成本持续大幅上涨,跨国公司转移低端生产基地,加工贸易告别高增长时代,低端加工制造业领域普现产能过剩;2014年20-50岁置业人群达到峰值并开始减少,城镇户均达到一套,城镇化率达到54.77%,房地产长周期拐点出现,三四线城市面临去库存压力,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从2014年初的19.3%下滑到2015年1-12月的1%;居民从住行消费向服务消费升级,重化工业产能过剩加剧;国内产能过剩叠加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物价露出通缩苗头;部分行业技术简单引进消化的空间开始减小,面临向原创性技术创新转变。

    无论从宏观、中观还是微观,可以广泛地观察到,中国此轮经济减速主要是结构性和体制性。更为重要的是,市场本该结构性出清,却由于体制性障碍难以实现,刺激多、改革少,旧增长模式拒绝退出,隐性担保泛滥导致资金错配,形成三大资金黑洞(即旧增长模式的铁三角:房地产、地方融资平台和产能过剩重化工业),酝酿金融风险和隐性失业。

    2、政策应对应主要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而非需求侧总量刺激。如果经济减速是外部性和周期性,增长平台和动力结构不变,应通过反周期性宽松政策刺激经济回归增长中枢。比如,2004-2005年是周期性减速,廉价劳动力成本优势使得中国劳动密集型工业品行销世界,居民快速的住行消费升级带动大量住房和基建投资需求,因此政策适度放松后,2006-2007年经济重回周期性繁荣。

    但是,如果经济减速是结构性和体制性,增长平台和动力发生了深刻变化,体制性因素阻碍了结构性出清,固化了原有经济结构,产能过剩企业沦为“僵尸企业”,只刺激不改革实际上是延缓旧增长模式出清和鼓励加杠杆,是“明斯基时刻”并引向金融危机的节奏。

    当前中国经济表面上是增速换挡,实质上是结构升级,根本上靠改革转型。1月18日,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在中央党校开班,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开班式上发表重要讲话。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从党和国家发展全局高度,从理论和实践、历史和现实相结合的角度,对经济发展新常态、新发展理念、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重大问题作了深刻阐述,并对落实好新发展理念提出了明确要求。习近平强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点是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用改革的办法推进结构调整,减少无效和低端供给,扩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给,增强供给结构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和灵活性,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要通过一系列政策举措,特别是推动科技创新、发展实体经济、保障和改善人民生活的政策措施,来解决我国经济供给侧存在的问题。我们讲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既强调供给又关注需求,既突出发展社会生产力又注重完善生产关系,既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又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既着眼当前又立足长远。要从生产端入手,重点是促进产能过剩有效化解,促进产业优化重组,降低企业成本,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增加公共产品和服务供给,提高供给结构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和灵活性。

    2015年12月18日至21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2016年经济社会发展特别是结构性改革任务十分繁重,战略上要坚持稳中求进、把握好节奏和力度,战术上要抓住关键点,主要是抓好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任务。中国经济的出路在于通过供给侧结构改革,推动重化工业领域过剩产能出清,放活高端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

二、资本市场在供给侧改革中将承担重要使命

    党中央国务院十分重视发挥多层次资本市场在供给侧改革推动经济转型中的重要作用和使命,资本市场在“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的供给侧改革中将承担重要使命。

    1、党中央国务院十分重视发挥多层次资本市场在供给侧改革推动经济转型中的重要作用和使命。

    2015年12月18-21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多次论述多层次资本市场在“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中的重要作用。提出“要加快金融体制改革,尽快形成融资功能完备、基础制度扎实、市场监管有效、投资者合法权益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