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转向”无非三个重要问题

来源:国泰君安 2015-11-27 09:50:00打印

(1)、政策转向 信 号愈加明晰


“政策转向”无非三个重要问题:是否宽松?多大程度上宽松?如何评价宽松?第一个问题:已无需争论,有明确的答案;第二个问题:当前,政策转向从“预期”进入到“落地”;后续,从“单方面”进入“一揽子”(涵盖货币、财政政策、金融监管诸方面);第三个问题:一揽子扩内需将增加国内经济面对外需不确定性的耐受度,但中长期影响不容忽视。


(2)、资管新规指导通知的六大变化


A、关于“可以适当投资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就这一条而言,“指导通知”更多是“确认和强调”。“资管新规”正式稿并未直接或明确限制对“非标”的投资。


B、关于“可以发行老产品投资新资产”。正式稿相较征求意见稿放松,允许“发老产品”投资“老资产”;“指导通知”相较正式稿,允许“发老产品”投资“新资产”。这是“指导通知”的重要变化,且实际中可操作的空间较大。


C、“摊余成本计量法”出现两处重大拓展。在这块上,“征求意见稿→正式稿→指导通知”也是不断放松的。核心避免短期净值大幅波动、大规模赎回引发的流动性风险。


D、关于“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处理。“非标”转标、回表仍是未来大趋势,但这牵涉到较多问题,第四条核心解决此;


E、对过渡期结束后“非标”和“存量股权”的处理。“采取适当安排妥善处理”给执行层面也预留了较大的空间,核心体现了“弹性监管执行”原则。


F、自主有序方式确定整改计划。这是对执行层面过严、过范的纠偏。


(3)、资管新规离缓释信用紧缩还需再进一步。


A、资管新规指导通知六个方面的边际放松,核心着眼两大问题。有四个举措纠偏流动性冲击造成的信用风险迭出,有两大举措着眼信用派生萎缩(社融塌陷)。就“信用紧缩→信用风险→信用 危机”三个发展阶段而言,新规松动能缓释后者,而未切实、有效解决前者。


B、“信用紧缩”是金融周期回落对经济周期反杀核心所在,核心要解决金融中介风险偏好回落问题,即“不愿”问题,新规更多着眼“不能”;有效手段包括信用风险主体转移、大规模剥离、央行增信等。


file
分享到:  

夜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