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S
  • CHS
  • ENG

2000亿加税落地对中国出口和GDP影响的定量分析

来源:国泰君安 2015-11-27 09:50:00打印

编者按:当地时间9月17日,白宫发布总统声明,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宣布于2018年9月24日开始向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加征10%关税,并将于2019年1月1日起提高至25%。


靴子终于落地,截止北京时间今早八时许,道指期货跌幅扩大至109点,跌0.4%,标普期货、纳指期货分别跌0.4%、0.6%。


新的贸易关税到底意味着什么,对我国出口和G DP又将造成影响几何?且看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所宏观团队做出的定量研究。


核心观点


基于不同情况,对G DP的短期、长期影响的测算结果:


  • 340亿美元清单对G DP的总影响在0.2个百分点左右;

  • 2000亿美元清单落地,对G DP总影响在0.55个百分点左右;

  • 若对全部4300亿美元商品征税,对G DP总影响在0.8个百分点以上。



我国政策研判:陆续出台一揽子扩内需政策;进一步加大开放、改革来应对风险。




本报告的测算将从两个角度:加征关税后美国本土商品对中国商品替代导致美国从中国进口减少,以及人民币实际汇率上升而导致中国商品对美国的出口被他国替代;


采用两种方法:Gallaway(2003)和Thorbecke(2006)方法估计,力求测算结果的稳健性。



01

基于美国进口替代弹性




第一种方法:基于美国进口替代弹性估算,利用Gallaway et.al(2003),2500亿商品加收关税短期影响G DP达0.21-0.33个百分点,长期影响G DP达0.55个百分点


加征关税会改变中美之间的贸易条件,从美国本土商品对中国商品进口替代的角度,利用Gallaway et.al(2003)的估算结果对相应行业的进口替代弹性进行计算。


我国商品对美国的出口占到我国总出口的19%。如果后续贸易战继续升级,关税征收规模和范围不断扩大,对于我国对美国的出口以及经济的总体影响,将取决两方面:受影响商品的进口替代弹性或价格弹性;中国G DP增速对于出口增速的弹性。


根据Gallway et.al(2003),我们大致能得到HS-6位码行业层面和HS-4位码行业层面的短期和长期进口替代弹性。整体上,各个行业的进口弹性在1附近, 第一轮500亿规模和第二轮2000亿规模关税征收范围所涵盖的商品中,第二轮商品占美国商品进口金额的比例相对更高,进口替代弹性总体也较高(图1和图2)。


值得说明的是,这里我们仅测算了对出口的直接影响,并没有考虑间接效应,如出口对生产的拉动效应等,如果考虑间接效应,对经济增速的影响可能更大。这也是我们当前研究还需要进一步深入的地方。



一方面,短期来看,经过测算,此次2000亿美元的商品的短期进口替代弹性中位数约0.93,均值约1.06。上次500亿美元的商品进口替代弹性中位数和均值大约均为0.83,而2500亿美元之外的商品进口替代弹性中位数为0.9,均值为1.07。


我们分别对2000亿美元和500亿美元的商品,给予其中位数、75%分位数和90%分位数的弹性假设。


  1. 如果仅对500亿美元商品征收25%的关税,那么对我国对美出口影响将在2.4%至3%之间,对我国整体出口影响不到1%。

  2. 如果对200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10%的关税,那么对我国对美国出口影响将在4.3%到7.4%之间,对我国整体出口影响将在0.8%到1.4%左右。

  3. 如果同时对2500亿美元范围商品的关税,对我国对美国出口影响将达6.7%至10.4%左右,对我国整体出口影响将达1.3%到2%左右(表2和表3)。


同时,我们也用时间序列分析[1]对于中国G DP增速和中国对外出口增速的弹性做了一个测算,测算发现弹性为0.163。因此,按照2500亿美元范围商品的关税短期影响,我国G DP增速下降0.21%-0.33%。



另一方面,长期来看,不确定性相对较大。我们测算此次2000亿美元的商品的长期进口替代弹性中位数约为1.29,均值约1.74,替代弹性显著大于短期。上次500亿美元的商品长期进口替代弹性中位数约为0.99,均值约0.98,而2500亿美元之外的商品进口替代弹性中位数约为1.16,均值约1.22。


与短期类似,我们分别对2000亿美元和500亿美元的商品,给予其中位数、75%分位数和90%分位数的弹性假设:


(1)如果仅对500亿美元商品征收25%的关税,长期而言,对我国对美出口影响将在2.8%至3%之间,对我国整体出口影响不到1%。

(2)如果对200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10%的关税,那么对我国对美国出口影响将在5.9%到14.8%之间,对我国整体出口影响将在1.1%到2.8%左右。

(3)如果同时对2500亿美元范围商品的关税,对我国对美国出口影响将达8.8%至17.8%左右,对我国整体出口影响将达1.7%到3.4%左右(表4和表5)。


同理,结合中国G DP增速和中国对外出口增速的弹性为0.163,按照2500亿美元范围商品的关税长期影响,中国G DP增速下降0.55%






第二种方法,利用Willem Thorbecke (2006)方法估算,2500亿商品加收关税影响G DP达0.54个百分点


我们借鉴Willem Thorbecke (2006)的计量方法[2],对于中国对美国出口的实际人民币汇率弹性进行一个测算。利用2001年至2016年之间的数据,我们估计得出中国对于美国出口的人民币实际汇率弹性为2.43。


加征关税实际影响了人民币对美元以及其他货币的实际汇率,会降低中国商品在国际上的竞争力,可能使得一部分中国对美国的出口流失,被其他国家商品所替代。


考虑到其他国家和中国对于美国的出口由于商品的可替代性而形成的竞争关系,我们在测算中将这种竞争性也考虑在内,控制了在出口商品类别上对中国有替代性的东盟四国的综合实际汇率,来估计长期内关税增加对于中国对美国出口的总体影响。


第一,如按照中国官方口径来计算,根据美国政府所声称的加征税率,关税规模在500亿美元、2500亿美元和4297亿美元这三种情况下,中国对美国出口下降幅度分别为303.75亿美元、789.75亿美元和1226.42亿美元。


根据海关总署的统计,2017年我国对外总出口额为24000亿美元,因此中国总出口下降的百分比分别为1.27%、3.29%和5.11%。



第二,按照美国口径下美国对中国的进口和中国出口总额来计算,关税规模在500亿美元、2500亿美元和5050亿美元这三种情况下,中国对美国出口下降幅度分别为303.75亿美元、789.75亿美元和1409.4亿美元,中国总出口下降的百分比分别为1.23%、3.19%和5.69%。



第三,同时,我们结合中国G DP增速和中国对外出口增速的弹性,估算加征关税对G DP增速的影响。按照中国官方口径的出口数字,中国G DP增速下降在三个不同征收规模水平上分别为0.21%、0.54%和0.83%。而按照美国口径,中国G DP增速将会分别下降0.2%、0.52%和0.93%。




03

中国政策研判



陆续出台一揽子扩内需政策、加大开放和改革的力度来应对风险


美国给中国在外需方面造成一定的冲击,尤其是贸易摩擦升级方面所带来的不确定性。政府应对美国经贸的挑战,可能采取的应对政策有:


一方面,出于对冲可能带来的经济风险的需要,我国后续可能会在财政、货币政策领域继续采用适度宽松政策,以扩大内需,缓释信用风险;另一方面,以此为契机,中国将在开放、改革的领域继续加大力度,实施相应的产业政策来调整经济结构。




[1]考虑到经济总量数据的序列相关性,我们使用的模型为自回归分布滞后模型(Autoregressive Distributed Lag Model)

[2]用向量误差矫正模型(Vector ErrorCorrection Model)和动态最小二乘法模型(Dynamic OLS)


以上内容节选自国泰君安证券已经发布的报告《贸易战对我国G DP影响的定量测算:基于两种方法——中美贸易摩擦系列之九》,具体分析内容(包括风险提示等)请详见完整版报告。若因对报告的摘编产生歧义,应以完整版报告内容为准。


声明:

本网站不是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本公司”)证券研究报告发布平台,本网站所载内容均来自本公司已正式发布的证券研究报告。如需了解详细的证券研究信息,请具体参见本公司发布的完整报告。

本公司发布的证券研究报告仅提供给本公司客户使用。除国泰君安官方网站(www.gtja.com)外,本公司并未授权任何公众媒体及其他机构刊载或者转发本公司发布的证券研究报告。

在任何情况下,本公司证券研究报告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本公司也不对任何人因使用本公司证券研究报告所载任何内容所引致的任何损失负任何责任。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在决定投资前,如有需要,投资者务必向专业人士咨询并谨慎决策。

本网站所载内容版权仅为本公司所有,本公司对此保留一切法律权利。未经书面许可,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翻版、复制、转载或引用。

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