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专题研究】大基建归来,规模多大,东风在哪?

来源:国泰君安证券研究 2019-07-26 10:31:09打印

我们考虑了广义基建不同增速所对应的经济增速与资金需求,三种情形下:广义基建全年累计增速5%/7%/9%(对应全年增速GDP6.2%/6.3%/6.4%),下半年所需融资10.6/10.9/11.3万亿,从实际支出角度来看,资金缺口分别为1000/5600/8800亿元。

 

当前财政发力点,以减税降费为核心,财政“紧”日子仍将持续。6月债务发行提速,专项债做资本金政策落地后,广义基建增速将确定性反弹,但在隐性债务管控与化解力度不变,不搞大水漫灌式的强刺激导向下,广义基建投资增速若想显著提升,仍需要结构性政策工具从资金来源与运用方向上进行配合。

 

潜在的政策工具包括专项债(扩容、余额使用),临时调整中央赤字,特别国债,降低基建项目资本金比例,专项建设债等广义财政加杠杆。我们认为降低资本金比例与专项债(扩容、余额使用),两项政策工具使用概率较大:


二者提供的资金体量(专项债2018年实际余额空间1.18万亿,基建资本金比例调减10%,财政资金释放7000亿,但后者仍需外部配套资金协助,例如专项建设债、开发性银行贷款等广义财政配合)将有效化解广义基建资金来源的约束问题;


二者并不涉及预算赤字增列,同时若针对基建项目进行额外规定,对地方隐性债务问题影响也将相对有限。

 

我们认为财政体系整体的收支缺口,除使用已有的结转结余资金、预算稳定基金,以及上述财政政策工具配合外,仍可以通过两方面进行化解:


一是盘活存量资金。当前盘活财政存量资金力度有所加强,对于清理部门往来结余资金,以及回收长期结转资金(两年以上)将从存量上提升财政资金使用效率; 


二是提升国有资本经营收入划转一般公共预算力度以及提高国有资本经营收益上缴比例。近期非税收入的大幅提升,源于国有资本经营收入和国有资产有偿使用收入的增加,后续国有资本经营收入与收益对于社保、一般公共预算的重要性将持续提升。

声明:

本网站不是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本公司”)证券研究报告发布平台,本网站所载内容均来自本公司已正式发布的证券研究报告。如需了解详细的证券研究信息,请具体参见本公司发布的完整报告。

本公司发布的证券研究报告仅提供给本公司客户使用。除国泰君安官方网站(www.gtja.com)外,本公司并未授权任何公众媒体及其他机构刊载或者转发本公司发布的证券研究报告。

在任何情况下,本公司证券研究报告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本公司也不对任何人因使用本公司证券研究报告所载任何内容所引致的任何损失负任何责任。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在决定投资前,如有需要,投资者务必向专业人士咨询并谨慎决策。

本网站所载内容版权仅为本公司所有,本公司对此保留一切法律权利。未经书面许可,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翻版、复制、转载或引用。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