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S
  • CHS
  • ENG

【专题研究】我国利率中长期趋势探析:基于中外利率并轨对比

来源:国泰君安 2015-11-27 09:50:00打印

就我国利率的长期趋势,基于上世纪90年代日本经验,我们发现日本劳动人口占比在1992年达到顶峰后,利率进入长期下行通道(先快速下行,之后进入超低位匍匐);利差持续收窄;利率周期波动失去弹性。我国绝对人口数量下降拐点在2028年-2031年,2019-26年是我国主力劳动力、购房人群加速下降期。


 “利率并轨”欧美日基准情形经验与我国LPR改革关键不同之处的分析。


(1)对存款、贷款两端利率短期和长期影响:基准情形下,“利率并轨”短期内会推高利率,特别是存款利率,进而带动贷款利率上行;长期利率向均衡利率收敛,即跟随潜在产出率下降,利率体系走向收敛,波动经济、通胀等周期波动敏感性上升。当前我国“利率并轨”从贷款端入手,要引导利率下行,息差缩窄压力下,后续政策重要看点是如何降低负债端成本,影响利率下行节奏。


(2)对银行表内资产端行为短期和长期影响:基准情形和当前我国通过LPR改革对银行资产端的短期影响都是偏收缩,驱动有所不同。前者提高存款利率,后者压低贷款利率,导致银行向与较低利率匹配的“优质资源”的集中,集中加剧结构性“资产荒”,带来大、小银行分化。中长期有利于银行风险下沉,提高资产端利率敏感性,促进资产负债表管理效率提升和资产重归扩张。


(3)表外影子银行萎缩、资产负债不对称下行和利率:2014-2015年,利率上下限放开后“影子银行”规模占比回落;2017下半年后,金融杠杆率比实体杠杆率下行更快;金融中介资产、负债表收缩成趋势;资产、负债不对称下行,利率下降;“利率并轨”将加重资产、负债不对称式收缩,进一步推动利率下行。


(4)在金融中介缩表的过程中,“资产”比“负债”收缩得更快,宏观上,表现为“信用”比“货币”收缩得更快。行等杠杆型金融中介既创造信用,也创造货币;信托通道型金融中介,只创造信用,不创造货币。银行影子收缩,既影响信用,也影响货币;传统影子银行收缩只影响“信用”不影响“货币”。宏观表现为,未来广义社融增速、M2增速差从走阔转为收窄。


(5)从长期宏观环境的极致演绎上来说,未来有可能从“高债务、低通胀”向“高债务、中通胀”转换,利率和通胀的跟随性增强。“信用”和货币”宏观效应不同。“信用”更多映射为房地产、股票等资产价格(周期);“货币”更多导致通胀(周期)。未来,我国的房地产、库存、经济小周期将进一步被拉长,波动下降,信用小周期向房地产小周期传导下降;股票2012-2015年以来映射央行资产负债表周期特征更强化;债券等伴随信用风险定价体系改变,分化更加明显;“利率并轨”会直接影响各市场主体的资产负债表,是存量风险的释放过程。



声明:

本网站不是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本公司”)证券研究报告发布平台,本网站所载内容均来自本公司已正式发布的证券研究报告。如需了解详细的证券研究信息,请具体参见本公司发布的完整报告。

本公司发布的证券研究报告仅提供给本公司客户使用。除国泰君安官方网站(www.gtja.com)外,本公司并未授权任何公众媒体及其他机构刊载或者转发本公司发布的证券研究报告。

在任何情况下,本公司证券研究报告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本公司也不对任何人因使用本公司证券研究报告所载任何内容所引致的任何损失负任何责任。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在决定投资前,如有需要,投资者务必向专业人士咨询并谨慎决策。

本网站所载内容版权仅为本公司所有,本公司对此保留一切法律权利。未经书面许可,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翻版、复制、转载或引用。

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