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S
  • CHS
  • ENG

【宏观专题】深圳特区的四十不惑

来源:国泰君安 2015-11-27 09:50:00打印

从曾经的“来了就是深圳人”,到如今的“来了,不一定是深圳人”,这个拉动珠三角经济的火车头,在媒体上的修饰词越来越多的不是“深圳速度”,而是“高房价”。


7月15日上午,深圳住建局等八个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促进我市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通知》,一共八项,被媒体称为“深圳史上最严调控政策”。


深圳究竟怎么了?接下来的产业发展还能成为全国的榜样吗?时值深圳特区成立40周年之际,国泰君安宏观团队发布分析报告指出——


高涨的房价,只是深圳土地供给不足的一个侧面反映。深圳要发挥大湾区龙头作用,必须要改变当前深圳发展受本地地域较窄限制的现状。

目前正在进行的“深、莞、惠深度一体化”政策,应被视同深圳扩容,打造“大深圳”,将会带来新一轮改革开放、科技创新的重大投资机遇。

01
好风凭借力
送我上青云



脱口秀演员李诞曾经调侃,

“中国其实有四个一线城市,但为什么所有人都只说逃离北上广?这会不会是深圳政府引进人才的一种策略?”


虽然只是个玩笑,但深圳在一线城市中确实与众不同——年轻、包容、多元、以及这一句“来了就是深圳人”,被认为是深圳城市活力的最佳注解。

在任正非看来,华为的成长,正是得益于深圳这方创新创业的热土。

1987年,深圳市政府出台了全国首个《关于鼓励科技人员兴办民间科技企业的暂行规定》,鼓励高科技人员以技术专利、管理等要素入股,而任正非就是靠这个文件创办了今天世界级的科技公司——华为。

▼ 任正非带领人大教授参观华为

图片来源:网络,国泰君安证券研究。

1984年,王石用倒卖玉米赚来的钱成立了“深圳现代科教仪器展销中心”,也就是万科的前身;1987年脱胎于蛇口工业区内部结算中心的招商银行也挂牌成立;1995年,王传福从北京南下,以250万元在深圳注册了比亚迪实业;1998年,马化腾成立了腾讯公司,拥抱互联网创业的大潮,2005年,汪滔在深圳正式成立了大疆创新公司。

与此同时,深圳的金融业发展也驶入了快车道。

1987年,深圳发展银行(后来的平安银行)在全国首次以自由认购的方式向社会公众公开发行普通股股票。

1988年4月,深圳证券公司成立,深发展成为中国第一只挂牌流通的真正意义的股票。

1990年12月,深圳证券交易所开始试营业。深交所的成立极大地便利了本地企业上市融资,以万科、平安保险、招商银行等为代表“土生土长”的本土企业开始快速崛起,并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在全国攻城掠地。



02
特大级湾区概念
横空出世



对于我国的城市发展策略究竟是以大城市群为主,还是大中小城市群协调发展,在过去多年里一直存在很大争议。

曾经,我国城市群战略以发展中小城市群为核心。

2013年11月,党的十 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曾经提出——

“全面放开建制镇和小城市落户限制,有序放开中等城市落户限制,合理确定大城市落户条件,严格控制特大城市人口规模”。

2018年,城市发展策略开始从中小城市群转向大中小城市协调发展。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

“要以城市群为主体构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格局”。

而到了2019年,这一策略开始发生了重大转变。

2019年8月召开的中央财经委第五次会议指出,

“经济发展的空间结构正在发生深刻变化,中心城市和城市群正在成为承载发展要素的主要空间形式。要按照客观经济规律调整完善区域政策体系,增强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等经济发展优势区域的经济和人口承载能力”。

“特大型都市圈”、“湾区城市群”概念,开始频频见诸媒体、评论。

伴随着城市群战略发展从中小城市群转向特大型都市圈,“粤港澳大湾区”作为京津冀、长三角之后第三极,被提高到国家级战略高度,定调为“千年大计”,对标的是硅谷、东京等世界级大湾区经济发展极。

而这个千年大计的主角,正是深圳。


03
日益稀缺的土地资源


相比于特区建立之初,宛如一张白纸的深圳,如今已经形成了以制造、科技、金融为一体的成熟产业结构。

目前,深圳第三产业占比超过60%,其中现代服务业占服务业比重在70%以上。第二产业占比约为40%,其中 ,先进制造业占工业比重超过75%。

深圳第三产业GDP占比依然在不断提升
资料来源:Wind,国泰君安证券研究

2019年,深圳GDP总量约2.69万亿元,在全国位居第三位。以城市地均GDP来排名的话,深圳目前毫无悬念成为全国第一,19年深圳地均GDP达到13.48亿元,是第二名上海的2倍之多,是中国单位面积经济产出最高的城市(主要原因是深圳的辖区面积更小,不足上海的三分之一)。

这样的成绩或许不错,但是如果对标世界级大湾区还远远不够。

《深圳不深沉》中,我们曾经分析过,深圳要发挥更大甚至龙头作用,必须要改变当前深圳发展受本地地域较窄限制的现状。

高涨的房价,只是深圳土地供给不足的一个侧面反映。

比起深圳大量的上市公司、流入人口,深圳每年的新增商品房却仅有4万套左右,只有京沪穗的40%。存量房方面,深圳有220万套商品住房,只有京沪的1/3、广州的2/3。

房价,挤走的不仅仅是人才,还有产业。

2018年,华为将2700名员工,从深圳迁至位于东莞松山湖的新园区,并在随后的3个月又进行了2次搬迁,共将12600人搬至东莞。

当记者向任正非提问,“您觉得深圳未来的危机在哪里?”

任正非说,

“……会分散,会去低成本的地方。高成本最终会摧毁你的竞争力。而且现在有了高铁、网络、高速公路,活力分布的时代已经形成了,但不会聚集在高成本的地方……”



04
四十不惑



不过,制造业外迁映射出的,并不一定是深圳的没落,也可能是深圳的升级。


产业迁移是一个城市(国家)强大过程中不可逆转的产业趋势,而迈过四十周岁的深圳,正在从一个世界工厂,逐步转型为科技+资本驱动的城市。


如任正非所说,深圳的地理空间虽然是有限的,但是思想的空间确是无限的。深圳最宝贵的不是土地,而是培育创新的土壤。

# 创新中心

截至2019年底,深圳拥有国家、省、市级重点实验室、工程实验室、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和企业技术中心等各类创新载体达2260家,与5年前相比实现了翻番,其中,国家级118家、省部级605家,覆盖了国民经济社会发展主要领域。

值得关注的是,深圳围绕第三代半导体、人工智能、脑科学等前沿领域,设立了13家基础研究机构。

# 金融枢纽


金融资本,已经成为推动深圳持续创新的新生力量。


19年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中指出,要支持深圳依规发展以深圳证券交易所为核心的资本市场,加快推进金融开放创新:


1、支持内地与香港、澳门保险机构开展跨境人民币再保险业务。

2、不断完善“沪港通”、“深港通”和“债券通”。

3、支持符合条件的港澳银行、保险机构在深圳前海、广州南沙、珠海横琴设立经营机构。


# 空间扩容

“深、莞、惠”深度一体化,将带动两地的创新发展、产业对接、人口疏散,作用或可以视同为“深圳扩容”。


深莞惠一体化加速进行



图片来源:南方日报,国泰君安证券研究

我们认为,大都市圈内一体化,甚至重划行政区并非不可想象,三地共振,对完成粤港澳大湾区经济融合的第一步起到重要作用。


以上内容节选自国泰君安证券已经发布的研究报告《深圳特区40周年:粤港澳大湾区改革新台阶—国君宏观区域经济研究系列(一)》及公开信息,具体分析内容(包括风险提示等)请详见完整版报告。若因对报告的摘编产生歧义,应以完整版报告内容为准。

花长春(分析师)  证书编号 S0880518110004
张   捷(分析师)  证书编号 S0880517050006


声明:

本网站不是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本公司”)证券研究报告发布平台,本网站所载内容均来自本公司已正式发布的证券研究报告。如需了解详细的证券研究信息,请具体参见本公司发布的完整报告。

本公司发布的证券研究报告仅提供给本公司客户使用。除国泰君安官方网站(www.gtja.com)外,本公司并未授权任何公众媒体及其他机构刊载或者转发本公司发布的证券研究报告。

在任何情况下,本公司证券研究报告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本公司也不对任何人因使用本公司证券研究报告所载任何内容所引致的任何损失负任何责任。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在决定投资前,如有需要,投资者务必向专业人士咨询并谨慎决策。

本网站所载内容版权仅为本公司所有,本公司对此保留一切法律权利。未经书面许可,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翻版、复制、转载或引用。

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