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纲:影子银行要规范经营 央行下一步有这些考量

2018-12-14 09:44:30 来源?: 武汉博览财经金融服务有限责任公司
本网站所发布的财经纵览资讯均已获得第三方资讯平台授权转载,并通过技术手段完成采编,本网站不对其内容真实性作任何保证,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在第349期《长安讲坛》上,易纲就当前货币政策的框架以及如何支持实体经济、防范金融风险等热点问题,给出了自己的解读。

易纲表示,改革开放40年来,只有少数几年通货膨胀比较高,在大多数年份里头,通货膨胀都是比较低的。过去这些年份都是2%、3%的通货膨胀。历史上通胀率比较高的1994年到现在已经将近24年。

易纲表示,货币政策要有一些前瞻性的预调和微调。他指出,今年人民银行四次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也用MLF(中期借贷便利)提供流动性,这都是为了更好地支持实体应该增长,使经济的周期性所产生的一些收缩得到缓解,以及对地方债进行更好的清理。

易纲指出,央行通过降低存款准备金和通过中期借贷便利提供流动性,对冲了经济周期所产生的一些收缩性效应,使得整个经济比较平稳。

易纲强调,我们在调控货币政策的时候,特别注意了市场的流动性。基础利率和基本利率没有变,但市场上最重要的七天回购利率下半年比上半年有所降低,可以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同时,易纲在席间也坦言,今年的货币政策遇到了一些外部冲击,确实是产生了一些影响,在这个过程中应该加强预期的引导,“特别需要注意风险在不同市场之间可能传染,比如说债市、汇市和股市之间的传染。”

下一步,易纲表示:一是坚持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做好预调微调,把握好度;二是强化政策统筹协调,缓释信用收缩;三是发挥好“几家抬”的合力,引导资金流向民营企业、小微金融等重要领域和薄弱环节;四是继续深化金融改革,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易纲在讲坛上表示,央行创设的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相当于一个信用缓释工具。“实际上债的购买者可以选择买这个保险,也可以选择不买这个保险,而创造这个保险,恰恰就说明这个债在这个保险下是没风险的。”易纲说道。

同时,易纲透露,最近央行已经成功发行了几十只民营企业债,这个融资工具提高了民营企业信用,缓解了市场对民营企业违约的焦虑,使民营企业发债能够成功。他强调,该工具的设计是市场化的,政策设计一定要考虑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尤其是要控制权力。

他认为,不能指定谁能发债、谁不能发债。谁发得出去债,谁发不出去债应该是市场决定的,所以我们在设计工作中坚持了这个原则,管理部门一定不参与企业名单的选择,这就是限制了权力,没有审批的过程,没有管理部门说谁能发债,谁不能发债。

易纲在讲坛上也指出,市场异常波动和外部冲击风险、重点领域信用风险、影子银行风险和非法金融活动风险是中国金融市场面临的四大重大风险。

易纲表示,“影子银行是必要补充,但要规范经营。”具体来说,在资管业务方面,刚性兑付且联通多个行业和市场,易导致风险跨机构跨行业跨市场传递。而在同业业务领域,部分同业业务实际上从事信贷和股权投资等业务,但资本、拨备等计提不足;在资产证券化方面,部分金融机构借资产证券化名义规避宏观调控和金融监管,并未实现真正出售和破产隔离。

易纲表示,影子银行和同业业务治理已经取得了一定成效,影子银行规模收缩,金融机构的业务运营也更加规模。

论坛尾声,易纲给出了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的总体目标:

在党中央、国务院领导下,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协调有序,点面结合,标本兼治;争取在三年时间里,通过强化监管、集中整治和深化改革开放,使宏观杠杆率得到有效控制,金融领域突出的高风险点得到有序处置;一些错误的发展模式得以纠正,金融结构适应性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明显增强,系统性风险得到有效防控;所有者要担风险,债权也有风险,投资者需谨慎;保护普通存款人:存款保险制度实行最高50万元的有限赔付。

易纲强调,央行下一步的主要工作包括:统一资产管理产品标准规制;加强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的监管;推动将金融控股公司纳入监管;完善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统筹监管金融基础设施;全面推进金融业综合统计。


相关阅读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