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家公司全部通过科创板上市委第3次审议会议审核

2019-06-14 08:44:31 来源?: 博览财经
本网站所发布的财经纵览资讯均已获得第三方资讯平台授权转载,并通过技术手段完成采编,本网站不对其内容真实性作任何保证,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科创板上市委2019年第3次审议会议结果出炉:天宜上佳、杭可科技、澜起科技全部通过。

具体看,天宜上佳是国内领先的高铁动车组用粉末冶金闸片供应商,本次拟在科创板上市募集资金不超过6.46亿元。天宜上佳自设立以来,依靠自主研发,在高铁动车组用粉末冶金闸片的材料配方、工艺路线、生产装备等方面陆续取得重大突破,2013年成功实现进口替代,有力推动了我国高铁动车组核心零部件的国产化进程。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天宜上佳是时速350公里“复兴号”中国标准动车组粉末冶金闸片的核心供货商,公司自主研发、生产的高铁动车组用粉末冶金闸片已覆盖铁路总公司下属的全部18个地方铁路局。

公司是唯一获得时速350公里“复兴号”中国标准动车组两个车型(CR400AF和CR400BF)CRCC正式认证证书的厂商,是持有CRCC核发的动车组闸片认证证书覆盖车型最多的国产厂商,相较行业内其他生产企业,公司具有较强的先发优势。在专利方面,公司共拥有20项发明专利、95项实用新型专利及7项外观设计专利;公司持有6张CRCC颁发的正式《铁路产品认证证书》(包括5张动车组闸片和1张机车合成闸片),产品覆盖国内时速200-250公里、300-350公里的18个动车组车型,是持有CRCC核发的动车组闸片认证证书覆盖车型最多的国产厂商。

凭借较高的行业与技术准入壁垒以及公司较强的自主创新、研究开发和成本管理能力,并受益于轨道交通装备行业的快速发展、国家财税和产业政策的大力支持,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68亿元、5.07亿元、5.5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95亿元、2.22亿元、2.63亿元。公司毛利率维持在较高水平。2016年度、2017年度及2018年度,天宜上佳综合毛利率分别为74.32%、73.12%和75.11%。

杭可科技主营业务为锂离子电池生产线后处理系统,更具体的来说是锂电池充放电设备(化成分容设备)和内阻测试仪。公司客户包含国内外知名的锂离子电池生产企业,主要国外客户为韩国三星、韩国LG、日本村田新能源、宁德新能源、国轩高科、比克。而且主要客户占收入比重较高。锂电产业链由于存在持续的降价压力,因为绑定下游巨头将保障设备企业的现金流健康。2015年以来,公司体量快速增长。2015年公司收入仅2.6亿元,2018年达到11.1亿元,年复合增速高达62%;2015年公司归母净利润仅0.6亿元,2018年达到2.9亿元,年复合增速高达69%,略高于收入的增速。公司盈利能力稳中有升,截止2018年,公司的净利率高达26%,近四年都保持上升态势,与国内锂电设备上市公司趋势相反。

公司盈利水平较高,但是公司并未选择上市圈钱,募投计划只有5.5亿元,十分保守。同时公司的第一个项目“锂离子电池智能生产线制造扩建项目”基本属于现有产能的扩张。按招股说明书描述,该扩建项目是“对已有业务的延伸和扩展,通过引进先进锂离子电池设备制造生产线,并结合锂离子电池生产线后处理系统整合能力,扩大公司产能”。很明显是产能扩建,扩建完成后形成年产智能化锂离子电池生产线后处理系统30条。而且对比公司2018年和2017年的资产负债表,可以发现在建工程项目多出0.7亿元,公司已经靠自有资金进行了一部分的产能投建。

杭可科技过于聚焦于现在具有优势的后端装备,虽然短期来说阻力最小,但对长期发展却不一定是好事,尤其在竞争对手已先行一步,而这个市场空间有有限的前提下。(2018年中国后处理设备产值为62亿元,预计到2025 年达到136亿元,虽然接近翻倍,但仍也是一个市场空间较小的领域。)

根据杭可科技披露,公司2019年第一季度在手订单金额为19.2亿元,同比仅增加2.3%,环比下降2.4%。证明行业需求在停滞,在市占率很难提升的情况下,行业转冷,往往随之而来的就是价格战,尤其在新能源汽车由于补贴持续退坡,下游对上游利润的挤压动力更足的宏观背景下。

澜起科技成立于2004年,创始人杨崇和被称为大陆芯片“第一人”,公司主要为云计算和人工智能领域提供以芯片为基础的解决方案,提供高性能且安全可控的CPU、内存模组以及内存接口芯片解决方案,主要产品包括内存接口芯片(MB 芯片)和津逮?安全可控平台(CPU 平台解决方案)。

公司曾于2013年9月在纳斯达克上市,但不到两年便选择退市。2018年4月,澜起科技决定拆除境外架构,同年10月完成股改。2019年1月10日,澜起科技与中信证券签署辅导协议,决定转战科创板。根据招股书,澜起科技此次科创板IPO,拟发行不超过1.13亿股,计划募资23亿元,其中10.18亿元将用于“新一代内存接口芯片研发及产业化项目”的建设,其余投向人工智能芯片研发、津逮服务器CPU及其平台技术升级项目。

2016-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8.45亿元、12.28亿元和17.5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93亿元、3.47亿元和7.37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3.87亿、2.27亿、9.7亿。研发投入方面,报告期内分别为1.98亿元、1.88亿元和2.77亿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26.22%、20.03%和27.29%。报告期内,公司毛利率分别为51.2%、53.49%及70.54%。至于原因,澜起科技表示,由于单价较高的新子代产品(主要是DDR4世代中Gen 2.0子代产品)销售收入占比逐年上升。

DDR4产品价格下滑,公司开始布局DDR5。不过,内存接口芯片产品迭代速度较快,新一代技术出现后,上一代产品会被逐渐替代,销售单价逐年降低,毛利率逐年下降。若新一代产品量产晚于竞争对手,市场份额或被抢走。

上交所在首轮问询中要求澜起科技对“DDR5推出可能给发行人带来的技术迭代、产品替代风险作重大事项提示和风险揭示”,然而澜起科技并未在首轮回复中给出明确答复。在第二轮问询中,交易所再次就相关问题发问。

澜起科技回复称,公司经过多年研发,已拥有成熟的内存接口芯片产品系列,并形成一定竞争优势。但DDR5新技术和新产品的研发仍存在一定不确定性,包括行业标准技术规格书的修订,内存接口芯片电路设计的高复杂度,新一代DDR5内存颗粒以及中央处理器等上下游合作厂商的产品研发进度等,都会影响公司新一代DDR5内存接口芯片的研发和量产进度。预计在未来几年,DDR5相关技术将逐步取代DDR4,在内存接口芯片的技术迭代过程中,如果公司在DDR5的相关技术开发和应用上不能保持领先地位,或者某项新技术、新产品的应用导致公司技术和产品被替代,可能对公司的市场竞争力带来不利影响。

在上交所对澜起科技的三轮问询中,澜起科技与Intel的关系被多次关注,既包括技术层面也包括公司独立性。资料显示,Intel既是澜起科技的客户又是供应商,同时还是其股东。新浪财经在报道中指出,澜起科技从美股退市后,于2018年完成股份制改革,继而递交了科创板招股书。这期间,澜起科技发生过多次增资扩股和股权转让。从时间上来看,最近一次增资发生在2018年11月末,当时Intel Capital以1.75亿美元的价格认购10168万股新增股份,SVIC No.28 Investment以0.2亿美元的价格认购1130万股新增股份。此次交易澜起科技整体估值为17.51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20.6亿元。此时,正是澜起科技冲击科创板的四个月前,英特尔搭上了“突击入股”的班车。在这笔交易发生之前,澜起科技第二次股权转让的整体估值仅51.34亿元,仅6个月公司增值率135%。

2016-2018年,澜起科技与清华大学、Intel合作研发津逮?服务器CPU,该产品需要向Intel采购通用CPU内核芯片,成本占比在90%左右。目前尚在研发阶段,销售收入主要为工程样品,占比不高。此次23亿募资项目,将有7.5亿元用于该产品的研发。基于这个背景,澜起科技与Intel产生了采购的关联交易,未来计划提高津逮服务器CPU以及混合安全内存模组的销售规模。


相关阅读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