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募基础设施REITs试点带动万亿投融资在望 但有税务政策、项目筛选两大难题待解

2020-08-04 16:48:28 来源?: 国泰君安
本网站所发布的财经纵览资讯均已获得第三方资讯平台授权转载,并通过技术手段完成采编,本网站不对其内容真实性作任何保证,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8月3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做好基础设施领域不动产投资信托基金(REITs)试点项目申报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此举标志着基础设施领域引入REITs开始启航。

《通知》明确,基础设施REITs将重点关注京津冀协同发展、雄安新区、长江经济带、粤港澳大湾区、长三角一体化、海南自由贸易港等区域,重点聚焦仓储物流、数据中心、人工智能、智能计算中心项目、5G、通信铁塔、物联网等行业。

或带动万亿级投融资

时钟拨回到今年4月末,证监会与国家发展改革委联合发布了《关于推进基础设施领域不动产投资信托基金(REITs)试点相关工作的通知》,并出台配套指引。该通知和指引也明确了基础设施所关注的重点区域和重点行业。

8月4日,中信证券发文表示,国家发改委办公厅发布通知,就REITs试点项目申报工作做出要求,跟此前的40号文和征求意见稿相比,进一步细分了行业要求,规定了现金流、净现金分派率的底线要求,鼓励将回收资金用于基础设施补短板建设。公募REITs制度构架进一步明朗,公募REITs市场呼之欲出。

瑞银证券分析师徐宾此前在与记者交流时表示,基础设施REITs有助于完善资本市场投融资渠道,丰富投资产品选择;从实体经济看,基础设施REITs有利于拓宽基础设施的融资渠道,更好满足基建的融资需求,助力基建快速扩张。

徐宾认为,公募REITs对于投资者来说增加了一种偏固定收益类投资品种,由稳定的现金流带来稳定股息受益,相较于之前银行存款或者理财项目更具有吸引力。

申万证券指出,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基础设施存量,按照6.9%折旧率采用永续盘存法,我国基础设施存量超过78万亿元,考虑到REITs主要以经营性基础设施资产作为标的资产,根据财政部CPPPC中心项目库数据,以管理库中使用者付费类项目占比约9.6%进行计算,则全国存量基础设施运营类资产体量约为7.5万亿元。

积极性并不高

不少业内人士直呼,试点公募REITs是一项具有重大意义的金融创新举措。但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调查获悉,尽管在公募REITs试点之初,很多公募基金公司跃跃欲试,但实际推进的项目寥寥无几。

沪上某公募基金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公募REITs)刚开始出来的时候,公司内部讨论过是否要做,但是最后觉得项目选择有难度,所以决定暂时不做相关产品布局。”

沪上某大型公募基金公司策略分析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目前公司还没有开发相关产品,也没有专门研究公募REITs的团队。

问及原因,他表示,做公募REITs有难度,一方面需要寻找到好的标的和项目,另一方面需要建立良好的风险隔离机制,这就需要非常专业的管理团队。

上述策略分析师评价道:“因为好的项目少,而专业的管理团队也比较稀缺,所以国内公募REITs目前处于一个试水的阶段,发展进程非常缓慢。”

鹏华基金内部人士于8月4日向记者确认,鹏华基金近期亦没有设计相关产品的计划。不过,他未透露具体原因。

事实上,鹏华基金算得上国内推进公募REITs比较积极的基金公司,早在2015年,鹏华基金便成立了国内第一只符合国际惯例的公募REITs产品鹏华前海万科REITs。

两大难题待解

意义重大的一项金融创新,为何迟迟难有动作?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经过多方了解后,发现这主要受限于税务政策、项目筛选这两方面的问题。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认为,政策法规还不够具体、明朗,造成公募机构和投资者不敢轻易跟进。

“关于公募REITs,政策机制上还有一些问题没有得到有效处理,尤其是税收处理还不够明朗,包括REITs基础资产的收益纳税和投资者的收益纳税。”沈萌表示,“税务等方面细节不确定或不调整,投资期望收益也就很难明确,导致市场缺乏投资者。”

实际上,从中国版公募REITs启动试点之初,税收安排问题就已经引起市场的关注。据了解,前文提到的《通知》中仍未明确提及基础设施公募REITs的税务政策。

徐宾指出,REITs的个体投资者享受不被公司税和所得税“双重征税”的税收优惠,但目前中国的REITs结构导致其或许无法像成熟市场那样提供税收优惠。

此外,优质项目的筛选也是一大难题。

根据《通知》,申报基础设施REITs试点项目需要满足以下五个基本条件:

一是基础设施项目权属清晰、资产范围明确,发起人(原始权益人)依法合规拥有项目所有权、特许经营权或运营收费权,相关股东已协商一致同意转让;

二是项目运营时间原则上不低于3年;

三是现金流持续稳定且来源合理分散,投资回报良好,近3年内总体保持盈利或经营性净现金流为正;

四是基础设施运营管理机构具备丰富的同类项目运营管理经验,配备充足的运营管理人员,公司治理与财务状况良好,具有持续经营能力;

五是发起人(原始权益人)、基金管理人、基础设施运营管理机构近3年在投资建设、生产运营、金融监管、工商、税务等方面无重大违法违规记录,项目运营期间未出现安全、质量、环保等方面的重大问题。

在徐宾看来,长期稳定的现金流是其中一个重要的限制因素。“像5G、人工智能等领域增长太快,缺乏稳定的现金流,难以做现金流分析;此外,其实像这些新的领域,未来成长空间比较大,投资机会也比较多,社会资本自然也会竞相投资布局。因此,这些项目没有那么适合发行REITs。”徐宾说。

他认为,相比较之下,数据中心是公募REITs的理想标的,原因在于数据中心行业具有重资产、高杠杆、现金流稳定的特点。瑞银证券预测,数据中心未来几年投资增长可以达到30%左右。

除长期稳定的现金流以外,合理的回报也是基础设施REITs理想候选资产的判断标准之一。徐宾认为,若基础设施资产的年收益率在5-8%之间,可以覆盖利息成本,对基础设施REITs而言是理想候选者。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