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存在贬值压力 国际地位下降是长期趋势

2020-08-07 16:31:09 来源?: 国泰君安
本网站所发布的财经纵览资讯均已获得第三方资讯平台授权转载,并通过技术手段完成采编,本网站不对其内容真实性作任何保证,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美元指数7月累计下跌4.1%,创2010年9月以来最大月度跌幅。众多大行看空美元,高盛更指出,美元面临失去储备货币地位风险。唱空美元是危言耸听还是大势所趋?

核心观点:

1.美元存在贬值压力,但不会崩盘。预期美元指数今年底跌至92-93点,明年底跌至90以下。

2.美元长期国际地位将下降。人民币国际化趋势将加快,特别是在国际贸易结算和计价层面。

3.美元国际地位的下降可能影响金融体系稳定性,同时也带来投资机会。

第一财经:我们看到最近突然多了很多唱空美元的言论,包括很多大行,还有知名的经济学家,都认为美元是存在危机的。那么为什么最近突然多了这么多唱空美元的言论呢?

廖群:这个肯定是首先跟疫情的表现有关,现在美国的疫情现在是全世界是最差的,而且目前来看还没有看见回落的迹象。 再加上特朗普政府,就是美国政府在处理危机的过程中的一些不及格的表现,使得大家对美国疫情的控制目前没有信心。由于疫情经济就下滑了,经济下滑的程度的话,应该来讲是高于预期。那么在疫情难解的情况下,肯定美国政府特朗普也好或者其他的官员也好,都想能够支撑经济。支撑经济什么办法呢,那就是多印钱。所以量化宽松可能还要持续,可能还会扩大。这几个因素加起来就使得这几个月就是说以来就是说市场对于美元的走向是产生了一种逆转。

第一财经:您认为美元究竟存不存在真正的贬值担忧?

廖群:长期来讲我觉得肯定是存在的,那么第一个就是说疫情可能还算是短期的现象,但是疫情以后,美国经济能复苏到什么程度,什么时候能回到去年的总量的水平?今年肯定不行,明年可能就够呛,也就是说可能拖好几年,这样的话就使得疫情除了短期的重挫之外,可能会长期来讲对美国经济可能会有一定的影响。在另外就是说美国的财政已经是赤字和政府债务高企,这种情况肯定还会持续。

第一财经:您觉得美元我们会不会看到它短期内大幅快速的贬值,甚至出现崩盘的危机呢?

廖群:毕竟来讲,现在的话就是说在全球经济和政治不确定情况下,实际上美元作为避险货币的价值还是存在的,当然也包括黄金还有其他的日元之类,但美元很多人觉得这个世界不确定性没准还要更多买美元,所以它还是有支撑的,有它的霸主地位。另外的话它的经济也是第一大经济体,所以的话短期内就会有所贬值,由于刚刚说的因素,但是应该不会大幅度贬值,中短期也根本谈不上崩盘的问题。

第一财经:那么您对于美元贬值的幅度有没有一个预测呢?

廖群:我觉得是一个逐渐贬值的状况了,现在的话已经是94左右是吧,我想就是说年底之前可能还会往下再走一点了,逐渐的贬,92、93这样了,到明年的话应该就90以下了,明年底88、89。

第一财经:衡量一个货币的价值不只是它的汇率,另外还有包括了在国际贸易结算,还有储备,还有投资等各个层面。 我们看到其中一个层面,就是俄罗斯海关,他最近有一个统计数据,在一季度的中俄贸易中的美元占比下降了5个百分点,首次低于一半,您觉得美元在国际贸易结算中的地位未来会持续的下降吗?

廖群:那么这个趋势我刚刚讲前几年已经都开始了,特别是全球金融海啸以后,大家就觉得美国的这种通过剪羊毛这种做法来剥削世界人民,这个是难以接受,所以已经开始了这种进程。但实际上这10年应该来讲进程并不是很快,因为美元它还是由于在发达经济体里面,本身基本面还是比较强的,另外它有高科技有金融的优势,所以的话这事情十年左右的话有这个趋势并不是说太强烈,但我想相信通过今年以后疫情,还有美国经济的表现的话,这个趋势肯定会加快,所以说就是说从人民币角度来讲,也是一直想推进人民币多结算,也希望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投资货币。取得了一些进展,特别在结算方面取得了比较大的进展,但是在投资和储备方面还是就是说进展还是有限,但我想各个方面今后这个趋势都会加快。

第一财经:高盛他在最新的报告当中是提到,预期美元可能会失去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这一点您是否同意呢?

廖群:长期来讲,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短期的话,只能说这种主导地位,就说储备货币地位会减弱,实际上主要是由于中国的崛起。 中国经济的话,今年的话,是主要经济增长主要的经济体里面,唯一的能够取得正增长的一个经济体。美国的话今年可能起码是负7%负8%这样的一个水平,现在已经拉到了10%左右的差距。所以就是说今后的话,人民币作为投资货币作为储备货币会被越来越多国家所接受,但是这个过程还要说一句,过程会比较缓慢。

第一财经:在整个衡量货币国际地位的这几个层面,包括计价、结算、投资、储备等等,您觉得美元是一个全面性的在全球货币当中的地位下降,还只是局部的受到一些冲击?

廖群:长期来讲肯定是全面性的全面,但中短期来讲,我刚刚说的作为储备货币投资货币,它的地位是会减弱,但是说还会存在很长时还会存在。但中短期内的话应该来讲可能在结算和计价方面可能竞争会更快一点,因为中国是全球最大的贸易体,那么中国就是说除了跟美国和西方国家之外,还跟很多一带一路发展中国家有很多贸易,那么包括跟俄国。可能会从发展中国家开始突破,以人民币贸易结算,这个进程会比较快一些。另外在接下来应该就计价,比如说以石油,现在美元计价就是美元的世界霸主地位的一个主要因素这样,但是中国是最大的一个进口国,石油出口国,实际上美国当然石油出口也很多了,主要还是在中东,包括俄罗斯,这样的话,再从石油开始,逐步地改变美元计价这种状况,以人民币计价或其他货币计价,也都应该会加速推进。再下一步考虑到投资货币和储备货币的问题,投资货币储备货币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

第一财经:美元长期国际地位的下降,对于我们全球金融市场来说,究竟是好是坏?

廖群:看你从哪个角度来讲,那么从金融市场稳定性的角度,因为美元它主导全球金融市场已经多少年了,那么它地位下降的话,肯定会引起金融市场一定的动荡。那么这就看你怎么看动荡了,你觉得如果动荡非常大,到了这种会造成某一种货币崩溃的情况,这当然都不是好事情。但是一定程度的动荡的话,也可能对于金融市场来讲,给投资者来讲有更多的投资的机会。

长期来讲,那么当然从咱们国家的角度考虑,当然美元地位下降意味着人民币地位上升,这就是我们所期望的,也是我们的努力方向。当然我想从我们角度来讲,也是希望这个过程在一种比较平和的,逐步地来进行,也不要造成太大的动荡,反而可能令大家都受损。那么作为人民币来讲,从通过金融海啸,包括疫情,那么肯定是希望加快人民币的国际化,那么减弱美元的主导地位,在加强人民币在全球贸易结算,包括计价投资方面的地位。所以长期来讲,当然我们是希望这个过程能够朝着人民币国际化的方向前进。



相关阅读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