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量房贷LPR批量转换25日启动,换锚将挤压银行利润

2020-08-25 16:16:19 来源?: 国泰君安
本网站所发布的财经纵览资讯均已获得第三方资讯平台授权转载,并通过技术手段完成采编,本网站不对其内容真实性作任何保证,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近日,五大国有银行公告称,存量贷款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定价批量转换将于8月25日正式启动。这距离央行要求的8月31日换锚最后期限只剩下最后一周。

随着8月LPR利率的公布,我国利率市场以LPR作为银行贷款定价基准的新机制实施已满一周年。改革一周年以来,市场利率传导机制更加灵活,至2019年底,90%以上的新增浮动利率贷款已根据新LPR重新定价。业内认为,在今年8月大部分存量浮动利率贷款转换为LPR基准定价之后,银行的贷款收益率将会加速下降。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下称“穆迪”)认为,2019年8月改革完善的LPR定价机制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引导贷款成本下行过程中发挥了良好作用,一年来最广泛使用的企业LPR贷款的平均利率从2019年第三季度的5.96%降至2020年第一季度的5.48%。随着未来更多贷款将以LPR定价,银行的盈利能力将受到一定挤压,但银行也能够通过财富管理、资产管理、定价能力等提升竞争力和盈利能力。

存量贷款利率换锚期限将至

8月20日,LPR继续保持不变,符合市场此前预期,1年期LPR利率为3.85%,5年期以上LPR为4.65%,即较一年前的改革后首次报价分别下降了40BP(基点)和20BP。根据央行此前披露的信息,至2019年底,90%以上的新增浮动利率贷款已根据新LPR重新定价。

根据此前改革方案,央行要求银行必须将LPR作为所有2020年1月1日后开始的新浮动利率贷款合约的基准利率。中国的浮动利率贷款主要包括住房抵押贷款和长期企业贷款,而所有存量贷款必须在2020年8月底按照新基准重新定价。

临近8月底的换锚期限让各大银行纷纷展开行动。交通银行7月便宣布,其住房抵押贷款8月21日(上周五)向LPR定价转换。8月12日,其余五大国有银行(工、农、中、建、邮储银行)也宣布从8月25日(本周二)起将对满足特定条件但尚未转换的存量住房抵押贷款批量转换为LPR进行定价。

房贷换锚后,贷款的定价公式将由以往固定的“央行贷款基准利率×(1+浮动比例)”改为“相应期限LPR+基点”的方式来计算月供额。有银行人士认为,由于中长期来看,经济将继续放缓趋势,因此对于房贷借款人,尤其是10年期以内的贷款来说,选择LPR利率浮动将更有优势。

“我们预计借款人更倾向于将存续浮动利率贷款转为按LPR进行定价,原因是未来12~18个月中国的低利率环境将持续,而LPR机制令借款成本能够进一步体现利率的下降。”穆迪助理副总裁李燕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在新LPR机制下,借贷成本下降的幅度将加大,这一方面是因为更多的贷款将换锚LPR基准定价,另一方面也是因为LPR相比固定利率更为动态且可能下降。

由于不同客户重新定价日的不同,这批转换不会立即造成这些贷款的现行利率变化,因此不会马上对贷款利率产生影响。但是,这些贷款今后将定期根据LPR基准进行重新定价,而LPR更为动态且可能下降的情况下,银行的贷款收益率将出现下滑。重定价周期通常设定为3个月、6个月或1年,重定价日则通常为1月1日或放贷日。

光大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王一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转化的存量房贷中绝大部分会在明年初重新定价,到时存量按揭定价会出现一次性的下调,换锚会对银行业明年一季度的净息差和营收增速形成影响,会反应在明年一季度的业绩上。”

据穆迪统计,存量贷款重新定价有可能影响银行系统一半以上的贷款资产。2020年3月底,银行系统的存量住房抵押贷款总额为31万亿元,长期企业贷款总额为59万亿元,在贷款总额中分别占19%和37%。

利率换锚或压缩银行盈利

未来,各大机构预计,央行将继续使用LPR引导贷款利率下行。而对于银行业来说,随着更多贷款将以LPR定价,银行的盈利能力将进一步承压。

“我们预计银行的利息收入将转弱,原因是更多存量浮动利率贷款将转向以LPR为定价基础,同时政府限定救助贷款利率上限并对还款实行宽容政策以支持经济恢复。”李燕称,另一方面,在央行计划降低借款成本以支持实体经济增长的形势下,贷款利率还将进一步走低,引发负面信用影响。

王一峰表示,按揭信贷投放自疫情后恢复较快,呈现“供需两旺”的态势。从银行角度看,我国按揭贷款目前总体定价水平较高,而不良率又始终保持在极低水平。当前形势下,按揭贷款具有“低风险、高收益”的特征,因此银行放贷意愿较高,即使换锚后对银行利润形成挤压,但按揭贷款依然会是银行最青睐的资产。

过去一年,住房抵押贷款的平均贷款利率较为稳定。这是因为大部分住房抵押贷款为长期贷款,现有存量贷款迄今为止未重新定价。在转换为LPR定价基准之后,住房抵押贷款每年仅进行一次重新定价。此外,稳定的住房抵押贷款利率也反映出监管部门仍在努力控制银行的房地产敞口,因此对指导调低此类贷款利率仍持谨慎态度。

机构认为,未来12~18个月,央行仍将降低实体经济的借款成本,因此LPR有望进一步走低。鉴于借款成本下降,并且2020年8月底是所有存量贷款按照新基准重新定价的最后期限,2020年下半年平均贷款利率或将加速下行。而因为中国银行业的资金来源以存款为主,所以尽管同业借贷成本也会下降,但仅能小幅缓解银行贷款盈利能力下降的影响,不能避免银行利润的下滑。

面对挑战,未来更多银行可能会选择调整优化资产结构,以抵御风险。银行资产结构调整可能给资产质量和风险管理带来挑战。

“银行可能在信用筛选时调整风险偏好以弥补损失的利润,这可能会给银行贷款授信带来挑战并提高资产风险。”穆迪称,“一些银行还可能寻求改变其贷款组合的期限构成,以调整即将重新定价的资产规模。这可能会加剧银行的利率风险和资产负债期限错配,由于中国衍生品市场仍处于发展中以及银行使用此类工具的经验有限,上述风险可能无法有效对冲。”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